昨天敝宮廟迎接了一位來頭很大的貴賓,
敝人也被迫加班迎賓。

本來心情還算不錯但因為小孩太不爭氣害拎北當場動怒,
克制不住終於還是在地下室大發飆,
結果被下樓來的上司叫到一旁勸我要加強情緒管理,
心情真的很糟啊!!!

到了總算可以下班的時候,
又被上司留下來說是要同我說個話,
本來以為要跟我聊盡量別那麼兇的炮小孩之類的,
結果卻是跟我商量她目前正在擘畫的idea,
是有關我們的班制。

當下覺得"我是什麼咖啊,竟然要跟我商量?????",
有種滿頭問號的感覺。
但隨著愈聊愈多,
從評鑑到課程到分組到各班同事相處到被真心換絕情到年初被一幹前同事因為誤會而被醞釀罷免到本宮專祀之神明黑白不分公私不明的怨氣,
(文字敘述邏輯的方面.......= =)
一路從下午聊到天黑看不清楚彼此的臉,
心裡開始覺得"maybe我們是朋友喔?"
其實是還滿高興的。

但隨著相談的尾聲,
上司告訴我因為種種因素她明年想離開了.......
那種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愉悅頓時煙消雲散化成了難過。
在船破的時候我們一起補修漏洞,
在船好不容易度過風雨飄搖準備航向偉大航道之際卻說到站要下船了......
既然是這樣的話,
我也想走了。

2011-11-28 20:17:47



    全站熱搜

    台灣論壇小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