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力:0kb〈預計10kb〉

 

      星期六,早上沒有張醫生我就去看廖醫生,反正流鼻水跟喉嚨痛仍然困擾著我,帶著

希冀等待著改善,沒有意外,我很早到很早就看完回家,回到家的星期六比我想像中空虛

,好像我的生命被什麼給掏空一樣。

 

      是的,我得去找個打工,是的,或是跟朋友去哪裡玩,是的,很久沒有在星期六讀書

了,很久沒有看看電影或是綜藝節目了。我最後窩在房間裡打了一場又一場的英雄聯盟。

 

      一場又一場之後,昨天晚上我去了蔡公家,當天晚上下著小雨,而我喝了一瓶啤酒,

吃了些魯味與炸物,什麼時候坐在別人家裡什麼也不用多說,就隻是像個家人陪著看電視

,我仍然覺得生命缺少什麼,因為我擁有了更多,才明白這些。

 

      朋友不夠多,總是在想要分享什麼的時候發現蔡公在高雄,陳公在打工,喵公忙著把

妹,翔哥聯絡不到人,各奔東西的人們什麼時候會再次湊在一起?

 

      當晚,一場過後的電話響起,威哥召喚了,人在逢甲的他要我出發,我二話不說就出

發了,雖然前後準備了快要一個小時,我們在那裡聊了一下就去吃飯,言語中我能知道這

個朋友一點也沒有改變,而我已經提升到能夠接他的技能了。

 

      吃完飯本來要散會的我們做在五十嵐前面聊天,一樣的話題,我們扯到當兵,他是當

替代役,這讓我對替代役有不同的想法,他們或許不像在兵營中操練著身體,卻在生活中

不斷付出,甚至擁有更多有趣的回憶。

 

      語末,他找我去當討債人員,說是很有潛力,這時候我已經分不清楚他是不是在開玩

笑了,瘋癲的最高境界差不多就是如此而已。

 

      感謝上帝讓我還有一些可以尋找的浮木倚靠,怎麼能夠少了你們!



    全站熱搜

    台灣論壇小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