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把一個人看光了。

我也疲倦於,



我真的覺得很抱歉,

所以我有把速度放慢,

因為我真的知道,

這樣並不好。




































M先生問我,他喝完啤酒死掉的時候,

有沒有做奇怪的舉動,我說沒有,

隻是好像椅子很難睡一直換姿勢還有打呼,

M先生說我怎麼講的這麼冷靜,

因為我想起你在那個晚上喝茫的時候。

我想你根本沒有醉,

或許你隻是讓自己醉在"自己醉了"這個情境裡,

在大家都在的客廳裡那段時間,

你一直靠在我腳上跟別人開玩笑,

我隻好一直看你的後腦勺,

你說餓了就有人會去端湯給你喝,

你繼續追酒就有人把酒買回來了。

拍打卡的合照的時候,

你乾脆讓你的頭躺在我腳上,

我想那大概是最後一次了,所以我並沒有排斥,

我在一旁看著。



你就隻是,在那個喝茫的晚上,

還記得我們曾經是朋友這件事。



最後我根本也懶得看你的即興表演了,

你永遠會有人看著,鼓掌、喝采,

萬應室打烊了,頂讓了。

你要是那麼不誠懇,何必回那樣誠懇的簡訊呢?























































很喜歡被人載著感覺,被當成司機太久了,

都快忘記了。

那天出去走走,雖然沒有什麼實質上的收穫,

可是覺得很舒服。

恭喜M先生早一步把腳拔出來了,

我的雖然還踩在裡面,但是已經習慣了,

我好像還可以。








































































我有點懶的管那些了。






    全站熱搜

    台灣論壇小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